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中国最美天路,撑起雄鸡脊梁的战略工程!(视频)

时间:2017-11-08 17:47  浏览:  来源:网络整理


视频航拍素材由环球网无人机频道提供

图片说明:环球网无人机航拍京新高速临白三标路段。

图片说明:环球网无人机航拍京新高速临白三标路段。

  【环球时报赴内蒙古自治区特派记者  李司坤】它如同雄鸡脊背上的脊梁一般,贯穿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及新疆;它穿越草原、森林、沙漠、戈壁、冰川等10种自然风光,其间500公里是无人区——今年7月,随着内蒙古境内临河至白疙瘩段顺利通车,有“最美高速公路”之称、全长2768公里的京新高速全线贯通,从北京到新疆的里程一下子缩短1300多公里。10月底,《环球时报》记者参加环球网与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长安汽车协办的“走进新国企·当代中国奇迹之旅”,用3天时间探访了中国交建承建的京新高速临白三标,该路段长358公里,是全线最艰苦、自然环境最恶劣的标段。

  深入不毛之地

  “我已经快两年没回家啦,上一次回家还是2016年春节”,京新高速临白三标五、六分部总工程师李树海对《环球时报》记者吐露心声。2015年春节前夕京新高速临白段开工后,像李树海这样因业务繁忙而疏于陪伴家人的情况在施工人员中非常普遍。据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综合部负责人张宝玉介绍,由于工地位于内蒙古西部广袤的戈壁滩,在施工前期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工程人员一旦进入工地,就跟家人“失联”了,短则一二十天,长则一两个月。

  除了无信号,在茫茫戈壁滩上,还存在无路、无水、无电、无人烟等困难。由于风太大,必须在戈壁上挖出大坑,把帐篷架在里面,才能驻扎下来;戈壁滩碎石遍布,旱生植物梭梭和骆驼刺能把车胎都扎爆,一旦遇到情况,真是求救都无门。据记者了解,在工程前期,大半夜出去找人这种情况在好多项目部都发生过。

  对于这种在茫茫戈壁滩中与外界失去联系的无助和恐惧感,《环球时报》记者此次体会到了一二。行程中,记者驾驶一辆越野车与其他人一道朝着戈壁深处一头扎去。在铺满碎石的戈壁滩上“蒙眼狂奔”的快感虽然非常难得,但随着车辆愈发深入,记者很快生出“渺沧海之一粟”、脊背发凉的感觉。

  戈壁滩广阔无垠,人类个体面对它实在渺小,而这更凸显从无人区里延伸出来的这条公路的伟大。或者说,工程人员宛如戈壁滩里的胡杨,为这片不毛之地播撒下种子与希望,给它打上了人类文明的烙印。“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环球时报》记者不禁想起刘慈欣的《三体》里的这句话。

  人心换人心

  根登是一名蒙古族土尔扈特牧民,生活在内蒙古额济纳旗的蒙克图嘎查村。“我有1500亩哈密瓜田,京新高速通车后,光哈密瓜田承包收入就增加了80万到100万元!”根登老人自豪地说。

  然而,根登老人及其他150户牧民,并不是一开始就大开欢迎之门。用根登老人的话讲,这条路把他家的地“割开”后,“我的哈密瓜怎么种?我的骆驼怎么回家?”正所谓人心换人心,在工程人员锲而不舍的“温情攻势”下,根登老人被感动、被说服,他甚至和他们一道去做其他人的工作。

  牧民们的理解与支持得到了回报。额济纳旗副旗长兼宣传部长谭志刚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京新高速通车以后,来额济纳胡杨节旅游的人数从去年的180万增至今年的480万,旅游收入翻了一倍多。谭志刚说,公路开通后,额济纳旗和内地的经济、信息、物资交流都通了,这对额济纳旗发展的深远意义,怎样评价都不为过。

  对于根登老人来说,起码几个方面的收入增加了:旅游者多了,来收购农产品和畜牧产品的人多了,农畜产品的价格随之提高了。“我们村农牧民的人均收入从过去的4000多元涨到8000多元,马上就能突破一万元”,他说。

  200多年前,作为土尔扈特部落回归清朝的先遣队,一支500人的队伍从伏尔加草原东归,最终移牧额济纳河流域。尽管根登老人在兴高采烈地“炫耀”他的千亩瓜田、成群牛羊,但这分兴高采烈背后,多了一层悲怆的色彩。他们就像戈壁滩里“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胡杨,在这片土地上充实、巩固着祖国的边疆。一条公路能带给他们这么多改善,记者由衷为他们感到高兴。